关键字: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敬老文化敬老事迹 > “大孝闺女”的基层养老路

字号:   

“大孝闺女”的基层养老路

浏览次数: 日期:2016年7月9日 15:44

从2015年向前追溯整整五年,对于45岁的东营市爱德护老院护理员徐金英而言,是她生命中最难忘、最难以割舍的五年。

作为一名女性,同时又是一名基层养老从业者,社会和家庭注定赋予徐金英多重角色和更多必须担负的职责——

她既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是众多护理员心目中的“大姐”,需要手把手教他们如何照料老人;她既是护老院院长丁学义的妻子,也是丈夫手下一名普通的员工,一人身兼护理员、厨房后勤、财务管理多项工作;

她既是七旬老母亲牵挂的女儿,也是五百多位老人认定的“好闺女”,从事基层养老以来,她以尽可能大的爱心,为这些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送去了尽可能多的照料和关爱。而一旦提起这些老人,她的话匣子就被打开了。

养老,她从“怕”到“爱”

2009年,徐金英还是别人眼里的“老板娘”,和丈夫丁学义经营了十六年的生意蒸蒸日上,衣食无忧,她的日常工作也只是看看店面、管管账目。

正是这一年,转折发生了。徐金英和丈夫都是基督徒,两人在一次教会上门探访中,目睹几位老阿姨困在病床、渴望关爱的境况,大受触动,丈夫丁学义则暗下决心为老人们做点实事——第二天他就开车去东营几家养老院考察,最终决定拿出做生意的积蓄,在西城开办一家敬老院。

对于丈夫的决定,徐金英有担忧,也有困惑,但还是做出了让步。2009年2月,他们在西城淄博路53号租下房子,爱德护老院就在这里起步了。2010年,考虑到护老院急缺人手,徐金英盘掉生意,全力帮助丈夫,正式迈入了养老的大门。

对于那时的东营和周边城市而言,“传统养老观”仍占据着根深蒂固的地位,多数老人和子女还难以接受机构养老。加上没有资金宣传,开办之初,护老院迎来的大多是失能、失智老人——这些老人,连亲生子女也感觉无能为力。

望着这些无法自理、无法自控的老人,徐金英说自己最开始感觉“害怕”,但是老人的眼神让她和丈夫不忍拒绝。人生中第一次,从来没怎么吃过大苦的徐金英真正俯下身来,成了这些老人的贴身照料者。

有一年多时间,她在护老院三楼负责照顾七八位失能老人,这其中还包括男性老人,毫无护理经验的她曾感觉“毫无头绪”。不过,南京一家养老基金会举办了一个护理培训班,徐金英马上报名参加,在专业老师指导下掌握了不少护理常识。

“这些问题解开后,我突然找到了照顾老人的快乐感和成就感。”从南京回到东营,徐金英兴奋地摸到了护理头绪,多数失能失智老人都不能用口头交流,徐金英却学会了借助外在表现分辨老人的情绪和状态:“如果老人精神不好,嗓子又疼,多半是感冒了;高血压、心脏病和糖尿病,发病的症状完全不同。”

有一次一位老人突发疾病,徐金英根据经验判断老人是心脏病,马上拨打120并做了应急处理,当医护人员赶到时,对徐金英的及时反应和准确判断很是赞叹,一再询问她:“你是不是专门学过护理?”

在与一个又一个老人的日常接触中,徐金英付出爱,也收获爱,找到了身为护理员的自豪感和满足感,也爱上了这份从40岁才转行迈入的养老行业。

给五百位老人当“闺女”

五百位老人的“闺女”,这个数字听起来似乎夸张,却是徐金英名副其实的一个称号。

院长是决策者和管理者,作为院长的妻子,徐金英则扮演着辅佐者、协调者和执行者的角色,院中大事、小事都要找她参与。从2009年至2015年,护老院赡养过的500位老人,每一位从入住、饮食、起居直至离开,都离不开徐金英的身影。

98岁老人于张氏一入住就认准了徐金英。老人已经不会说话,但和徐金英有独有的“交流方式”。徐金英一进房间,会先抚抚老人的背,老人则摸摸徐金英的手作为回应,“如果哪次老人甩开你的手,就说明她不高兴了,或者有什么需要我们没有满足。”

2012年,在入住爱德护老院两年后,老人于张氏吃过早饭后平安过世,享年98岁。这是从小害怕“死亡”的徐金英第一次经历生死,她按照在南京学到的“临终关怀法”,像老人的女儿一般,用毛巾热敷合上老人张着的口,为她穿上寿衣,并第一时间通知老人的儿子。当老人的儿子、儿媳赶到,看到母亲走得整洁安详,连连感谢徐金英的付出:“你替我们尽了义务。”

70多岁的老人李玉英在被外孙女送到爱德护老院之前,过得不太快乐。她身体失能,在一家外地养老院不知多长时间没洗过澡。入住爱德后,徐金英和护工第一件事就是为她洗澡,老人体重180多斤,不能自理,单是洗澡就用了两个小时。感受到徐金英的爱,老人感激不已,拉着她的手说:“你叫什么名,我让我家孩子把你调到个好单位去上班……”虽是一句糊涂话,却是老人发自内心的感谢,这让徐金英感动不已。

徐金英和丈夫还曾免费收留多位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并为他们送终。西城90多岁的老人张启萃无儿无女、老伴去世,在家中独居已经不能自理,两人听说后把她接到护老院赡养,伺候洗衣、送饭,分文不收,老人度过了余生快乐无忧的一段日子,一年半后得以善终。

投身养老至今,徐金英和丈夫丁学义、全体护工先后接管赡养500多位老人,其中为   位老人送终,收容过多位孤寡老人、特殊残障人士。

因着爱,以服务,得快乐

爱德护老院是徐金英和丈夫共同经营的事业,创办以来,他们几乎把这里当成了“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很少主动休息。

在两人和全体护工努力下,在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帮助下,爱德护院发展稳健,美誉度高,至今保持保持零投诉、零纠纷、零护理事故的纪录,成为东营市失能失智老人入住率最高的养老机构,获评“东营区十佳养老号”,2014年还响应政府号召率先与文汇街道达成合作,成为东营市首家公建民营养老机构。

面对这些成绩和之前的艰难,徐金英表现得乐观而坚强,只有在提起两个孩子时,才忍不住流下眼泪。护老院初创阶段,正逢儿子面临高考,女儿刚上幼儿园,徐金英不得不在家庭和工作之间不停转换角色,时常感觉对儿女有所亏欠。这是她身为女性注定面临的压力,但她说:“感谢的是,孩子从未对我有一句怨言,他们非常支持、理解我。”

“因真理,以服务,得自由。”这句话作为燕京大学校训,由《圣经》中的话语提炼而来,放在徐金英身上则是“因着爱,以服务,得快乐”。在徐金英口中,没有感人肺腑的表白,也没有豪气冲天的誓言,她只是默默担负起自己的职责,凭着一份爱心,在这些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面前,既做服侍者,也做“干女儿”,在服务老人的过程中,收获满足、平安和快乐。

所属类别: 敬老事迹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