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老龄研究理论研究 > 东营市农村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状况及对策研究

字号:   

东营市农村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状况及对策研究

作者:市老龄办第三调研组来源:市老龄办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1月26日 15:26

摘  要:随着人口老龄化形势的不断加剧,农村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日益引起社会的关注。本文遵循典型调查的思路,采用召开座谈会和半结构式访谈的方式,对我市农村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的基本情况进行了调查研究。文章从村庄整体发展情况和老年人个体参与情况两个角度阐述了我市农村地区开展老年人文化娱乐活动的现状,并就下一步更好的满足农村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需求、开展老年文化娱乐活动提出了对策建议。

关键词:农村老年人  精神文化生活  文化娱乐活动  

一、研究背景

人口老龄化形势的不断加剧已是不争的社会事实。我市于2001年进入人口老龄化城市行列,是山东省最晚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城市之一,但发展速度却非常快。截止2012年底,我市老年人口已达33.78万,占人口总数的17.95%,高于全国、全省水平。其中,农村老年人口达19.86万,占老年人口总数的58.79%;70至80岁农村老年人5.6万,80岁以上农村老年人2.6万人;留守老年人2.23万人,占农村老年人总数的12%。

随着全市养老保障水平的不断提高,农村老年人的物质生活已得到基本保障,农村老年人的在精神文化生活方面的需求愈发迫切。如何满足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提升老年人生活品质、实现健康老龄化,成为老龄工作的重要任务。然而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我市农村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一直处于较低水平,成为老龄工作的薄弱环节。本文试图通过调研,了解我市农村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现状,发现农村老年精神文化服务体系存在的问题,为更好的满足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需求,提高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质量提供对策建议。

(一)研究现状及文献回顾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的穆光宗教授在学界较早关注老年人口的精神生活问题。早在1994年,他就在《中国人口学报上》旗帜鲜明的发表了《老年人需要精神赡养》一文。穆光宗(2004)认为相对于物质上的供养,精神赡养是独特而且重要的,关系到老年人的身心健康、生活质量和家庭幸福,而精神赡养的实质是满足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并建构了老年人精神文化需求的三个维度:自尊的需求、期待的需求和亲情的需求;与此对应的“满足”是人格的尊重、成就的安心和情感的慰藉。然而随着家庭子女数的减少,代际居住地的分离趋势,精神赡养问题日趋严重,仅靠家庭内部很难妥善解决这一社会问题。关注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不仅是家庭范围内的事情,而是与整个社会都有密切联系。他认为,在构建精神赡养的社会支持体系时,社区扮演着重要角色。具体措施可以是多提供老年活动场地,多增加文化娱乐设施,使老年人的爱好得到发挥,使老年人产生社区归属感。

此后关于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的研究主要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探究老年人精神文化需求的主要内容,每个部分的重要性程度,以及通过何种途径来满足。如明艳(2000)利用费孝通的“差序格局”理论,提出老年人一般精神需求包括感情需求、娱乐需求、求知需求、交往需求和价值需求等五个方面,它们之间存在一种由中心向外推、越推越远的“差序格局”。其中感情需求居于中心位置,娱乐需求、求知需求和交往需求居于向外推的第二层,价值需求居于第三层。并根据上海市的有关调查数据分析,老年人精神需求的满足程度不容乐观,需要老年人自身、家庭和社会三方面的努力,即老年人自己的适当调整,家庭、社会的积极支助。只有当全社会都开始重视这一问题,当规模不断扩大的老年人有了真正幸福的晚年生活,一个“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文明社会才能诞生。这类研究虽然偏于学术,但对于唤醒社会对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的关注起到了重要作用,其对于老年人精神文化需求内容的分析,也对本文有很好的借鉴。

另一种类型是针对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进行实地调查研究,摸清某地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状况、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建议。如舒建国、卓永栋(2014)通过对山东省临沂市一镇八村的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状况的实际调查,得出:农村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内容及形式单调、层次较低,但渴望度极高;老年人对精神文化生活的认识普遍提高,但参与积极性不高;老年人的活动场所具备,但设备匮乏、文化活动少、满意度低;老年人的孤独寂寞感严重,但对子女要求不高。并从政府重视不够,社区“为老”服务缺乏、老年组织缺失,邻里关系、家庭慰藉功能弱化,老年人自身文化程度、思想观念等四个方面分析了其中的原因。认为应该通过完善政策、加大财政投入、开展老年教育和社区服务等方面提出了对策建议。这类调查研究通过实地调查得出数据,使得相应的分析阐述更加有依据,为本次调研活动方案和提纲的设计提供了重要借鉴,然而未经严格抽样的问卷调查和简单百分比的统计分析,使该类研究无法取得更深入的进展。

(二)本文的研究内容和方法       

如前所述,一般认为广义上的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包括感情需求、文化娱乐需求、社交需求、期待需求等多个维度,由于本次调查研究人力和精力有限,且目的更多的是为老龄部门开展工作提供政策建议,所以本文的重点集中在我市老年人文化娱乐状况方面。主要内容包括农村老年人参与文化活动情况、活动阵地建设情况、老年组织成立情况、文化娱乐活动开展情况。

本次调查遵循典型调查的思路,按照经济水平强弱从广饶县、垦利县和利津县选取6个村庄,通过召开座谈会、访谈和实地考察的方法进行,座谈会的参加人员包括基层老龄组织工作人员、农村老年人代表、村两委主任,主要听取本村基本情况和老年文化活动有关情况;访谈主要是根据事先列好的访谈提纲对农村老年人进行半结构式访谈,主要了解农村老年人参与文化娱乐活动的意愿、形式和收获等,以及本村老年文化活动组织情况;实地考察主要是参观村老年活动阵地建设情况。

二、我市农村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状况

根据前期摸底的基本信息,我市建有村居老年活动室1398个,占总村居数的78%。目前大部分农村老年活动室运营状况良好,作用发挥好,成为农村老年人休闲娱乐的主要场所。全市老年庄户剧团、自发性文体组织达到1800多支。总体来看,我市老年人文化娱乐活动方面近年来发展较快,具有了一定的水平和基础。

(一)四种代表类型——从村庄整体的角度

在调研中,笔者发现,农村老年人文化娱乐活动开展情况受诸多因素的影响,不应简单的以一概之。所以笔者试图以村庄为单位,从整体的角度,来呈现我市农村老年文化活动事业发展现状。在这里,笔者根据调研所得,区分了几种不同的发展类型,并认为这几种典型类型基本能反映我市农村老年文化事业的基本情况。

1、城郊带动型—以利津县西綦村为例

西綦村是一个距离利津县县城不超过2公里的村庄。目前村里的土地全部被开发,村民已经没有土地可耕种。正因为离县城很近,所以村里有劳动能力的人找份工作都不难,以致很多60岁以上身体情况允许的老年人也仍然在县城打一些零工,干一些比如看门、卸车等的活计。可以说,西綦村最大的特点就是离县城近。

离县城近又通过三个方面影响了本村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一是离县城近容易受到县城生活方式和文化娱乐的辐射和影响。这在对本村一位60岁老大娘的访谈中便得到了印证,据这位老人所言,本村的中老年妇女很多都去1公里多以外的凤凰广场活动。凤凰广场位于利津县县城,是一个非常热闹的活动阵地,每天都有很多人在此跳广场舞,县里的许多户外文化活动也在此举办。西綦村的许多低龄老年妇女都来此和众人一起跳广场舞,而且还可以共享音响和领舞。二是由于离县城近,土地全部被开发,所以本村村民的生产方式也不是传统的农村形态,绝大多数包括有劳动能力的老年人都出去务工,打零工的老年人下班以后,以及那些年纪大的没出去打工的老年人,空暇时间都较多,相较从事农业生产的老人来说,有更多的时间参与文化娱乐活动。三是由于离县城近,一些政策、制度实行的比较早。比如,该村在1996年就建成了文化活动室和文化活动广场,文化活动室有各类图书、一些健身康复设备和棋牌桌椅,活动广场有灯光、篮球框等设施,地面铺设的也较好。

笔者认为,西綦村的这些特点代表着我市大多数城郊村的特点,所以将该村老年文化娱乐活动的发展模式称之为城郊带动型。

2、经济、文化共荣型—以广饶县王西村为例

王西村位于全国百强县广饶县的大王镇,大王镇经济实力雄厚,在全省乃至全国处于领先地位。王西村全村现有人口2665人,共计745户,其中60岁以上老人500余人,70岁以上老人200余人。就经济水平而言,早在2006年王西村全村总收入就达到2亿元,人均收入超过6000元。

王西村不但富裕,还是我市著名民间小调“枣木杠子乱弹”重要传承地和流行地。“枣木杠子”乱弹源于明末清初的西北乱弹腔,至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流行地以王西村为中心,辐射青州、寿光等周边地区。1957年,大王的民间艺人李忠道等参加全省地方剧目会演,还荣获全省一等奖。现在,在王西村,会唱“乱弹”的人基本上都是村里的老人们。这些老人吹拉弹唱无所不能,凭着这只独有的民间小调,成为了备受大家喜爱的老明星。“枣木杠子乱弹”这一民间小调也得到了政府的重视,广饶县组织文化部门对“枣木杠子乱弹”进行了保护性挖掘整理,还组织了王西村文艺宣传队,购置了各种乐器、服装、道具、巡回演出,2009年枣木杠子乱弹被列入“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除了“乱弹”,该村还有一支老年门球队,每年都举办门球比赛。这两项文化娱乐活动的开展已经实现常规化。

走进王西村文化活动中心,就可以看到古色古香的“枣木杠子乱弹”活动室,还有宽敞的广场和庄户舞台,每天晚上广场都有中老年妇女来跳舞健身。据介绍,王西村还有另外7处文化体育设施,2014年还将新建2个公园,在硬件上为该村老年人提供了便利的设施。总体来看,王西村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水平和文化娱乐活动开展情况在我市处于较高水平,2013年全市基层老龄规范化建设现场会将其作为一处现场。

王西村的经济实力和文化因素共同推动了该村老年文化娱乐活动的蓬勃发展。较为富裕的经济条件,引以为豪、备受欢迎和受政府部门重视的民间小调,致力于传承传统文化的民间艺人和文化能人,使得该村老年人文化娱乐活动的开展在财力、人力和氛围上都有着很好的条件。在笔者看来,王西村的发展模式代表了开展农村老年文化娱乐活动、丰富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的一种理想模式。

3、组织引导型—以垦利县左一村为例

垦利县左一村位于垦利县最东邻,全村共有9个村民小组,618户,1500人。其中60岁以上人口318人,占总人口的21%。该村的年轻人多在外做买卖或打工,留在村中的主要是老年人和小孩。该村的特点是村两委非常重视老龄工作且工作措施有力有效,在尊老敬老方面表现很突出。该村曾被评为东营市首届“敬老文明号”,该村党支部书记左传亮也曾获得第二届东营市“十佳敬老楷模”荣誉称号。该村不仅在本村老年人优待方面水平比较高,在开展老年文化娱乐活动、丰富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方面做的也比较好。

在文化娱乐活动方面,该村建有文化大院,设施比较完备。有专门的老年活动室,老年活动室内设健身室、娱乐室、图书室,同时配置了多项娱乐工具,大院里还有舞台和大屏幕。为老年人开展文化娱乐活动提供了硬件设施。在老年文体组织方面,该村有已经注册的庄户剧团,有锣鼓队和秧歌队,文化活动比较活跃,还会吸引邻村村民前来参与或观看。村里常年开展文体活动,定期举办老年人活动,还派本村庄户剧团参加县里的演出或比赛。值得一提的时,为丰富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该村还曾组织老人们到北京旅游,开阔了老人的眼界,圆了老一辈崇拜毛主席、向往天安门的心愿。据本村老年人所言,本村还有一个好的做法,就是将本村锣鼓队和秧歌队的活动和红白事结合起来,比如村里哪家有喜事,本村锣鼓队就去助兴,但如果这家子女不孝敬老人,锣鼓队便会拒绝。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导了该村尊老敬老的社会风气。

在笔者看来,左一村在开展老年文化娱乐活动方面比较成功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在于村两委重视本村老龄工作,并采取有力措施提供了较好的硬件和软件基础,营造了良好的尊老敬老氛围,丰富了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所以笔者将该村的模式称为组织引导型。

4自发开展型——以广饶县淄河店村为例

淄河店村位于广饶县稻庄镇,全村共255户900余人,50-60岁的有223人,70-89岁老年人65人,97岁以上高龄老人3人。该村离镇较近,镇上工厂较多,50岁以下的年轻人或中年人基本不在家,都去企业赚钱,老年人大多数也不闲着,许多身体条件允许的老年人在65岁以上还从事着有收入的工作或劳动。

在老年人文化娱乐活动方面,该村建有文化活动室,室内可以打牌下棋,活动室前面的空地可以供老年人开展跳舞等活动,活动室提供音响、电源,到了晚上常常是年轻人一拨、老年人一拨跳广场舞。2011年以来该村活动室还设立浴室免费为老年人开放。从总体看,该村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处于自娱自乐、自发开展的状态。村里没有成型的老年文化组织,村69岁的党支部书记指出“老年人组织不起来,常常是按个人爱好自个儿锻炼”。

在笔者看来,淄河店村在老年文化娱乐活动和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方面,代表了我市大多数农村的状态,即村里建设了基本的硬件设施(少数比较落后的村庄,文化活动室等硬件设施还不具备),但在活动开展方面还处于自发状态,没有常规化的老年组织和文化娱乐活。

(二)总体特点—从老年人个体的角度

1、思想认识已到位

通过对农村老年人的访谈可以看出,从老年人自身来讲,对开展文化娱乐活动、丰富自身精神文化生活的思想认识已经到位。一是老年人对于参与文化娱乐活动的益处都有了充分的认识,如认为参与文化娱乐活动可以锻炼身体、促进健康,娱乐身心、丰富生活,还可以增进与大家伙的交流,保持与集体的联系等等。二是参与意愿较高。参与访谈的老年人均表示,主观上愿意参加文化娱乐活动。实际上,参与访谈的老年人只要是身体条件允许,也都在参与着这样或那样的文体活动。

在笔者看来,思想观念上的到位也是一个重要的基础性因素,因为长期以来农村老年人的传统观念是“重生产,轻休闲”“重家庭,轻自我”,而开展老年文化娱乐活动是引导老年人追求精神上的愉悦、提高自己晚年生活质量和个人幸福感,老人们愿意参加文化娱乐活动正体现了一种思想观念上的进步和积极的养老观念。

2、活动形式较集中

与城市老年人相比,我市农村老年人的文化娱乐活动在形式和种类方面比较集中。主要形式就是跳舞、戏曲,打牌、下棋,看电视、聊天等,对文化程度要求较高的书法、绘画等活动则很少有。很多关于农村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的调查都指出这一问题,即活动单一单调。但在笔者看来,这与其看作是一个问题,不如当成一个特点。农村老年文化娱乐活动的开展不在于形式上是否多样,而在于适应当地老年人的特点、满足当地老年人的需求。

3、参与情况有差异

虽然参与访谈的老年人对文化娱乐活动有着很高的参与意愿,但在实际生活中的参与情况却是有很大差异的。一是性别差异明显,跳舞等文化娱乐活动基本都是妇女参加,男性很少参加,而棋牌类活动则多为男性参加,传统的性别角色规范影响较明显。二是“看客”较多,很多老人自身并不常参与老文化活动中去,而是充当“看客”,其中有个人身体健康状况、生活习惯、爱好、性格等因素在里面,但即使不参加到其中,也会收获愉悦身心、促进社会交往、增进交流等益处。三是受外在因素影响大,比如受气候影响,夏天的参与情况普遍比冬天的参与情况要好,因此发展适宜冬季开展的室内文化娱乐活动很有必要。

4、硬件设施待完善

虽然我市大多数农村已经建立了老年文化活动阵地和相应的硬件设施。但是受条件所限,很多硬件设施尚不能很好的满足老年人的需求。比如西綦村的文化大院缺少音响,以致本村老年妇女要到县城的凤凰广场“蹭音响”;有的村活动室内缺少暖气、空调、风扇等设备,导致活动室在一年的某些时间或一天的某些时间段不利于开展活动;有的村活动室缺少一些乐器、运动器械等,老年人来活动时需要自带这些东西,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一些没有条件的老人来参与或开展活动。

5、“hg0088备用网址”很普遍

城市老年人一般60岁以后就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过上了退休生活。而农村70岁以下有劳动能力的老年人很多仍然在参与经济活动,一是为保障自己生活,提高安全感;二是不愿成为儿女负担,保持有尊严;三是常年养成的生活习惯,闲不住。“hg0088备用网址”的普遍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农村老年文化活动的组织开展。正如淄河店村支部书记所言“都忙着赚钱去了,组织不起来”。

三、对策建议

推动老年文化娱乐活动开展、丰富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需要来自老年人自身、社会层面和老人子女等多方面的努力,但本文重点在于从老龄部门工作开展的角度,提出切实可行的政策建议。

(一)加强阵地建设

坚持因地制宜、因村而异,积极推动农村老年活动阵地建设。坚持农村幸福院、日间照料中心、老年活动室“三位一体”,最大限度地发挥现有老年人阵地的作用。发挥市、县、乡三级老龄事业发展专项资金的配置作用,采取以奖代补等形式,加大对规范化老年文化活动室的扶持力度。采取财政投入为主,集体投入和企业赞助等辅助方法,多渠道配套供暖设备、纳凉设备、乐器、体育设施等。要发挥基层老龄组织监督督导和管理作用,避免“建设完了,就闲置起来”的有名无实的“面子工程”,让老年活动室切实成为老年人交流和活动的公共空间。

(二)加强组织引导

加强对农村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的组织、协调和引导。我市农村老年人的组织化程度教低,具有自发性和松散型,这种松散性造成其闲暇活动大多为封闭的居家活动,缺乏走出家庭的社会性活动,多以个体、消遣性为主,缺乏有组织的娱乐健身活动,难以看到参与人数较多、规模较大的社区性活动。在这种现实状况下,乡镇政府以及村委会应承担起组织协调的角色。一要配备相对稳定的专职或兼职人员专门负责本项工作,动员和整合各种资源,组织老年人开展经常化的集体性活动。二要精心组织开展内容健康的老年文化活动,抵制一些庸俗的甚至是邪教等不健康的东西的渗透。三要积极开展老年文化比赛活动,形成互相竞争、互相提高、百花齐放的良好态势。

(三)积极实施文化惠老工程

要结合我市正在创建省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的有利契机,积极争取财政资金向老年文化倾斜,大力实施文化惠老工程。一是加强对农村负责老年文化娱乐活动工作人员的培训,提高农村组织开展老年文化活动的能力和水平。二是积极开展“送戏下乡”、文艺汇演等文化惠老活动,组织艺术团体、志愿服务队伍定期为农村老年人送上喜闻乐见的节目形式。比如去年我市开展的“百团千场乐万家”活动就取得很好的效果。

(四)因地制宜繁荣老年文化

开展农村老年文化娱乐活动,不应该是一刀切式的政府行为,而是要根据各地的不同情况,因地制宜的开展老年文化活动。正如前面以四个村庄为例区分的四种类型,笔者认为,农村各地区应该根据本地的具体情况,如本村经济形势、老年人生活方式、老年人的精神文化需求状况、传统文化活动等情况,并充分发挥本村文化能人或民间艺人的作用,积极争取政策支持,探索本地满足老年人精神文化需求的路子。

 

 

参考文献:

[1]穆光宗:《老年人需要精神赡养》,中国人口学报,1994.12

[2]穆光宗:《老年人口的精神赡养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4.04

[3]明  艳:《老年精神需求“差序格局”》,南方人口,2000.04

[4]舒建国、卓永栋:《农村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状况调查与思考》,农村经济与科技,2014年第25卷第01期

所属类别: 理论研究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